良建 主頁 > 外推欄目 > hao123 > 首頁新聞頭條* > 正文
第1例新冠肺炎遺體解剖完成 法醫這樣說(2)
更新:2020-02-19 20:23 編輯:1000000

  “我從1月22號開始不停呼吁對新冠肺炎致死的遺體解剖。但是推動起來太難了。不得已只好借助了媒體的力量。”參與過SARS病例解剖的,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法醫病理學專家劉良教授被稱為法醫界的福爾摩斯,從疫情開始有死亡病例開始,劉良早已做好了準備隨時沖向戰場。但在死亡過千例尚無一例病理解剖之后,劉良終于急了。“雖然都知道是病死的,可死亡因素搞不清楚怎么行啊。”

  為什么推動起來這么難?首先是擔心病毒的傳染擴散。因為擔心過世的患者身上仍然存在有大量的病毒,解剖過程中萬一防護不當,會有引發次生感染的風險,對解剖者本身尤其危險。此外,中國人有入土為安的傳統觀點,說服患者家屬接受親人沒能救回來還要接受解剖也十分之難。

  

第一、二例新冠肺炎遺體解剖完成 親歷法醫:穿防護服汗如雨下呼吸困難

 

  “上海第一批援鄂醫療隊到達金銀潭醫院之后,接手救治的都是危重病人。這些患者不僅肺部受損明顯,而且往往面臨多器官衰竭、低血壓、休克等復雜狀態,有時候患者病情還變化多端,前一刻明明還挺好,后面突然就急劇惡化。因此作為臨床醫生,我們一直在思考,怎樣才能更好地了解這些危重癥患者身體發生的反應,以便更好地調整治療策略。”鄭軍華表示。

  與此同時,武漢市金銀潭醫院院長張定宇率領的團隊也有同樣的想法。事實上,關于解剖這一點,醫學界早就有了共識,其實病理學的領頭人卞修武院士也始終在請命讓病理界介入解剖和研究分析甚至提到推動解剖“這是我一輩子遇到的最難的任務。”

  尸檢事實上還需要多學科會診,對死亡原因判定更要有專業的法醫學界不能缺席。復旦大學基礎醫學院法醫學系陳龍教授介紹,“我們法醫的工作主要就是從整體來分析死亡原因、死亡方式、死亡時間。比如臨床醫生認為新冠患者多器官衰竭,那么病毒感染后有沒有可能存在肺以外的靶器官?

  

第一、二例新冠肺炎遺體解剖完成 親歷法醫:穿防護服汗如雨下呼吸困難

 

  “2003年爆發的非典型肺炎(SARS),剛開始時認為衣原體是其病原體,直到第一軍醫大學病理學家丁彥青教授對SARS死者解剖后,才得到強有力的證據支持了廣東專家組提出的‘非典病原是病毒,不是衣原體’的論斷。不解剖怎么行?”還有,為什么上呼吸道病毒檢測陽性遠低于下呼吸道?部分患者出現消化道癥狀的發生部位及病理學基礎是什么?此外,多個臨床專家強調疾病末期可能啟動“炎癥風暴”,那么炎癥風暴啟動后全身其他器官的損傷與否、程度如何……這些陳良已經思考了很久,不解剖以上全部問題就都沒有答案。

  此外,從傳播的角度看,陳龍介紹,法醫檢驗也關系到傳染途徑的問題,比如判斷有沒有發生糞口傳染,那么是否在食管還是氣管找到更多病毒也很能說明問題。因此需要先用肉眼觀察,然后對新冠肺炎的死者遺體進行解剖,取樣,然后做切片,繼而研究病毒攻擊的靶點,和臨床醫生合作嘗試就此過程進行干預。

    正在加載
    精彩看點
    焦點圖片
    編輯推薦
    熱門推薦
    中银国际股票配资